储能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储能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专访斯凯CEO宋涛冒泡市场的3个10M

发布时间:2021-01-22 11:08:41 阅读: 来源:储能机厂家

有人卖宝马就有人卖奇瑞QQ,消费市场有层级之分,不同公司关注的重点就有层级之分,互联网行业也不例外。很多公司把iOS或者中高端安卓市场当成首选的战略目标,但也有关注公司反其道而行之,专注于中低价位的智能机市场。

什么标准算是是“中低价位”?杭州斯凯网络CEO宋涛说,去年提得多的是“千元以下智能机”,到了2013年口径又要改了,100元以下也能买到智能设备。

这一片市场是大有可为的市场,宋涛指出:中国的经济结构和西方不同,西方是纺锤型,中产阶级占了绝大多数;而中国是金字塔型,中低收入的消费者占了经济主体。一个数字也能证实这个市场的潜力:中低端以下智能机的出货量每年都在增长,用户基数、增长幅度比中高端设备要大,对移动设备的依赖程度也比中高端人士高得多。这其中有些人第一次触网是通过手机,有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通过手机联网,少数时间去网吧。论需求和付费意愿,这个人群的各种指数都不比所谓的中高端用户低。

再回头看一下斯凯本身的业务,它聚焦于中低价智能机用户的策略就非常好理解:斯凯本身就是做功能机上的应用平台起家的,过渡到智能机时代,用户积累、渠道优势都在中低价位的终端市场。13号斯凯发布了上一年第四季度财报,业绩很漂亮,发布以后股价大幅上涨。从财报中也看得出:功能机业务仍然是重要的营收来源,而这一部分用户在可预见的将来会转化成中低价位智能机的用户。

冒泡市场就是斯凯为对中低价位智能手机用户打造的一个应用商店。

让应用或游戏在3000块以上的手机上跑得流畅不难,但是在1000元、500元甚至如宋涛所说的100元以内的智能机上流畅运行,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。斯凯就是这个中高手,它本身就是以“可以在恶劣的硬件环境下流畅的运行游戏和各种应用”著称,对于智能、非智能移动互联网终端都有相应的解决方案。这些特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“屌丝经济”,宋涛坦然接受这个说法,但并不想强调。小编的理解是:从用户的角度看,自嘲为“屌丝”和被别人扣上“屌丝”的帽子两者有差别,相比“中低端”安卓机,宋涛更喜欢“中低价位”安卓机的描述方式。后者实事求是的描述,不强调主观感情色彩。

由于是侧重于为中低价位智能机服务,这类型手机内存小,容纳不了重型游戏或应用,运行速度比较慢;而这部分设备的持有者一般也倾向于使用比较少的流量套餐,倾向于玩单机或者弱联网的游戏或应用,并且上网时间也比较碎片。针对这些情况,冒泡社区区别于其他安卓渠道的一个重大特点就是“轻”:产品体积轻、游戏强度轻、联网程度轻。

宋涛为这个“轻”总结了“3个10M”:产品体积在10M以内——如果用户需要用到一些几十M的热门产品,冒泡可能会协助开发者做一个轻量的版本,流量消耗控制在10M以内,游戏时间控制在10M(inute)以内。

一个有利可图的市场必然会面临竞合。安卓市场的破碎局面让每个厂商都有了做应用商店的可能,很多手机厂商也跃跃欲试,但这中间存在一个循环:应用商店不做到一定的量级无法吸引应用入驻,但做到一定量级又需要大量硬件和运营投入,在产出没有保障的情况下,这种投入也可能不是一个硬件厂商愿意承担的。以前斯凯和手机厂商一个做软件一个做硬件,互相配合,现在却在同一个领域竞争,有没有可能以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方式达成合作,各展所长?

宋涛从酒店的“委托经营”的模式中得到启发:一个酒店自己自主拥有物业,但可以看市场行情决定是挂“喜来登”还是“希尔顿”的招牌,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。宋涛把这种方式移植到和手机厂商的合作模式上:手机厂商可以自主决定要不要做应用商店,所有权归厂商自己,但交给斯凯统一以“冒泡”的名义来运营,双方共享所得收益。厘清了这一层关系,这种方式被很多手机厂商接受,斯凯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已经和很多中小手机厂商签订了合作意向。

作为一个上市公司,斯凯大可不必像创业公司一样担心“腾讯如果做这个会怎样”。那些互联网巨头,谁有兴趣做也都来做吧,宋涛认为这个市场足够大,容得下多家公司一起分摊。

斯凯在业内并不是一个很高调的公司,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的场合不多,但该出手时毫不含糊。顽石CEO吴刚这样评价斯凯:

“斯凯是家有意思的公司,在大家都在忙活建平台抢用户的时候,独辟蹊径开始搞落地,通过大量的移动营业厅搞地推,直接安装。根据刚发布的财报说,每天可增14万智能机用户,在国内往往最累的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。接地气啊!”

剑圣挂机

足球竞彩大神们都用什么app

阴阳双剑安卓版